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博客精选

“癌症≠死亡”。通过科学有效的防治,约1/3的癌症可以预防;约1/3的癌症患者可以治愈;还有1/3的癌症患者可以延长生存时间,提高生活质量。保持良好的心态,运用科学的治疗方法,战胜癌症不... [详情]
成都慈惠堂:承载两百年历史的慈善机构
在成都梓潼桥正街北口与布后街附近,一条短短的小巷在周围林立的高楼掩映下,并不起眼。然而,这条名为慈惠堂街的小巷在90年前,却是成都乃至全国最大的民办官助慈善机构“慈惠堂”总部所在地,街巷也因此得名。
遗失的传统:明清时期的民间社会救济
历史上,民间力量曾在救灾过程中发挥过重要作用,尤其是清中叶之后,甚至成为主导性力量。这种民间社会与国家荒政互为依恃,互为补充,构成了中国传统社会颇具成效的救灾体系。
在美被领养华裔儿童:传播中华文化的未来之星
近日,被美领养华童的身份归属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些孩子渐渐长大,对自己的身份归属产生很大的疑惑,究竟心属中国还是美国,这个问题,对他们而言如同“生存还是毁灭”之于哈姆雷特一样难以回答。
这个法国男人叫Antoine Leiris,11月13日发生在巴塔克兰音乐厅的袭击,夺去了他妻子的生命。事件发生三天之后,悲伤到无以复加的他,在Facebook上发出了一段话,他对恐怖分子说:“你们别想得到我的仇恨。”
潍坊市社工协会贫困家庭先心病儿童救助项目
潍坊市社工协会“社工用爱点亮‘心’希望——有先心病儿童,就找潍坊社工”项目是经民政部李嘉诚基金会正式立项的创新项目。该项目旨在发现、寻找、帮助我市经济贫困家庭中0—18周岁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儿童完成医疗康...
中国人为何喜欢在名胜古迹上刻字
一个至少有三百年历史的铜缸,被游客无端刻上字,犹如“佛头着粪”般大煞风景。两年多前,同是在故宫,在清宫遗存的铁缸上,一名叫梁齐齐的游客,刻下“到此一游”字迹。据悉,故宫每年都会出现游客刻字现象。不独故...
社工心声|我想做社工 但愿以后不会被现实打败
大凉山,一个彝族的自治州,一个彝族最多的地方,一个贫困地区的代名词。 但这次真的让我更坚定了要走社工这条道路,我得做点什么,我必须做点什么。
揭秘:中央要给哪些高级领导人“立规矩”
十八大以来的反腐中,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苏荣等高层领导出问题,让中央开始研究并思考怎样管好掌握党和国家高层权力的党员干部。中央正在研究制定高级领导人的行为准则规范。
“传统媒体必死” 老人和大妈们答应么?
最近我都在提倡一个观念:新媒体冲击下,传统媒体不能再迷失于新媒体设置的那些泡沫议题中,去当网络的跟屁虫,要知道我们的读者对象是谁,不要再愚蠢地跟着网络一起“黑”老人和大妈了。老人和大妈其实是传统媒体最...
边缘的印第安人与大凉山的悲伤
最近,一封“世界上最悲伤的作文”引出了有关四川大凉山地区彝族人群困境大讨论,在同情与质疑交织的情绪中,时评家们渐渐窥见了大凉山的真相。
牺牲消防员9岁弟弟作文:我宁愿他不是英雄
今年9岁的苑达达是天津港公安局消防支队第五大队消防员苑旭旭的亲弟弟,8月19日,界面新闻记者看到了苑达达写的一篇作文——《我想念的哥哥》。
哪种养老方式最适合你?-致终将老去的我们
预计到2051年,中国老年人口将达到峰值4.37亿。届时,你我也将成为其中一位。社会养老压力不断加大,多元化养老模式被反复提倡。那么,我国现在主要有哪些养老方式?未来你会选择哪种?
大学通知书创意之旅:玩文艺讲情怀 还会卖萌
今年暑假,成了各高校的录取通知书比武场。哪家最漂亮,最有创意,最温馨?不停地比较,以致大家发现武大录取通知书“撞脸”人大,引发两校校友激烈辩论!
最短最火毕业致辞含标点535字 转发评论超10万
含标点,535字!2015年北京大学本科生毕业典礼上,教师代表、科学家饶毅的致辞,堪称中国最高学府的最短毕业典礼致辞,赢得9次满场热烈掌声,更获得网友转发评论超过10万次。
八一八优衣库的社会责任感
这两天,因为一段网络视频,优衣库火了。视频是个人行为还是优衣库的“炒作”我们不得而知,不过显然让优衣库得了更多人的关注。到底优衣库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我们为您八一八优衣库在“履行社会责任”的动作,看看...
行走在鲁甸:一个亲赴鲁甸的社工志愿者的感与行
本文作者深圳正阳驻罗湖区社工委岗位社工曾新凯,他作为社工参与了此次鲁甸灾后救助工作,并在文中分享他在灾区工作的点滴感悟与体验,让人一窥灾区目前的救灾情况,同时也能学到很多东西。感谢《社会与公益》杂志副...
失能老人长期照护的政策思路
现在的老年服务也许是一盘死棋,有服务照护需要的老人没有支付能力进不了老年服务机构,老年服务机构的床位住不满经营亏损缺乏可持续的后劲,老年服务机构不发展拉社会福利事业的后腿,社会福利事业发展迟缓造成很多...
易中天:中华文明的特点、秘密和复兴
显然,我们的任务,是建立符合市场经济的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观。
民心工程岂是小孩“过家家”
民心工程不是小孩玩“过家家”,不能随心所欲,为所欲为。民心工程建设需要热情,也需要激情,但决不能离开程序与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