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4 位受访者中,男性10 位,女性14 位。他们来自全国大部分地区,对他们的访谈基本能够反映出全国社会工作督导发展普遍问题,本文根据需要只对部分抽样进行了摘录。
乡村振兴需要的是一支怎样的社会工作人才队伍?社会工作者应该如何作为?本刊邀请相关专家和社会工作实务人才来议一议,一起碰撞思想火花。
在社区服务中心的服务过程中,有一个情况常常困扰我,就是很多社区居民参加过一次服务后,就会很长时间都不见人了,很多活动想要达到一定的规模,就需要很费力地去动员居民来参加。
社会组织,作为与政府、企业并驾齐驱的第三部门,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社会管理服务的重要协同力量。
教师领办的社会工作服务机构一方面承担着服务实践和机构建设示范、理论与实务创新研究、培养人才、推动社会工作发展体制机制创新、开展社会工作政策倡导等使命和责任,另一方面也必须面对与其他社会力量兴办的社会工...
社会工作主题宣传周主题活动——人物专访 顾东辉:如上医医国,为助人自助
社会工作主题宣传周主题活动——人物专访 赵蓬奇:见证与亲历社会工作“专业化、职业化、行业化
很荣幸今天邀请到上海纽约大学的MSW项目社工师生来跟大家分享社会工作的几个哲学问题,希望能对各位社员朋友有所启发,也欢迎各位关注上海纽约大学MSW项目。
社会工作在“未保”制度体系建立和有效运转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专业作用。然而,这些专业作用的发挥尚需哪些支持?相互衔接的服务机制怎样搭建起来?记者特邀相关专家和实务工作者就此展开深入探讨。
有人说,选择社工便是选择一种生活。不过,这种生活却并非一帆风顺。许多一线社工都表示“压力比较大”,而这种压力具体表现为工作压力、专业压力、生活压力、社会心理压力、经济压力等。
徐永祥现任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社会工作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市重点学科--社会学学科负责人,国家小城镇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劳动与社会保障部基地)理事长,华东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主编。
  • 知道
  • 不知道
  • 了解一点

现在的社工已经成了唐僧肉,各种妖魔鬼怪都想咬一口,说实话,某些打着社工旗号创办机构者的动机很值得怀疑,随着政府加大购买力度,可以预料的是,这种乱象短期内还有可能愈演愈烈。

@王瑞鸿

最近关于深圳社工机构欠薪和猝死的事件,通过网络和媒体引起社会关注、同行热议。我们作为推动社会工作与志愿服务发展的教师,对此非常关注。中国转型需要社工,但是社工发展也面临许多问题和困境。政府推动的同时保...

@谭建光

真正的城镇化只有一个标准,就是这个家庭的收入、福利、社会保障、医疗、敎育、公共资源分享等都来自于城镇,而非来自于第一产业或农村。中国的城镇化中的问题恰恰在于只注重于居住而忽略了其它。因此无法将农民从土...

@任志强

你在公司里工作,只要是不满足于现状,想方设法去突破,这样的状态就是创业;相反,你不是去追求极致,尽其所能把事情做得最好,而是被动接受任务听指挥,抱持交差心态,觉得“差不多”就行,这样的状态就是打工。

@周鸿祎

微集体
微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