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图怪兽_fcab56b00318d133e0f30571ddb0a0dd_73220

许戈辉:愿基金资助草根公益

2013-12-27 17:29   京华时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发现新公益”活动是由凤凰卫视《公益中国》与中国扶贫基金会联手开展的活动,该活动通过镜头的详细记录,为公众呈现了一个新公益项目从征集、评选到落地执行的全过程。

许戈辉:愿成立基金资助草根公益

12月7日,“发现新公益”接近尾声,经过比赛胜出的草根公益组织将获得中国扶贫基金会的资金支持。

“发现新公益”活动是由凤凰卫视《公益中国》与中国扶贫基金会联手开展的活动,该活动通过镜头的详细记录,为公众呈现了一个新公益项目从征集、评选到落地执行的全过程。

知名主持人许戈辉作为活动主创人员之一,通过节目的录制,也对中国的草根公益组织有了重新的认识。

对话人物

许戈辉

凤凰卫视的当家花旦,其重量级访谈节目《名人面对面》,开播至今已有13年,许戈辉成功采访了来自不同国家、领域和背景的数百个名人嘉宾。她以流利的中、英文,独特的视角向观众展现被访者的精彩人生。2006年,开始担任中国扶贫基金会“母婴平安120行动”形象大使;2013年,许戈辉新增主持了凤凰卫视一档大型公益栏目《公益中国》。

能帮一个是一个

做节目只是一个媒体上的呈现,真正能够帮助这些民间公益组织,让他们能更健康地成长,才是我们真正的目的。虽然我们能力有限,精力也有限,但能多关注一点是一点,能多帮一个是一个。

京华时报:什么缘由让你更关注中国的草根公益组织?

许戈辉:实际上我和栏目组想通过发现新公益这个活动,发现公益两个方面的新。一个是想看看这些草根公益组织有没有崭新的公益理念,关注到我们不曾关注到的领域。比如说这次参赛队伍中,有一个是关注读写障碍儿童,这就是一个崭新的关注点。

另一个则是这些草根公益组织是否有相对新的操作模式。例如邓飞的免费午饭监督机制,组织家长进行监督,不仅保证了公益项目的公信力,也让项目更有活力。

京华时报:在这之前你对草根公益组织的印象是什么?

许戈辉:我在做《公益中国》这档节目的时候,其实就发现很多公益人都非常偏执。

一开始我会想为什么这些事情出现的概率这么高,但听了这些人的公益历程后我发现,在面临资金短缺、家人反对、社会的不理解时,如果这个人不偏执,他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所以我觉得,这是一种信仰,也是最打动我的。

京华时报:做完节目之后,你对草根公益组织的印象有改观吗?

许戈辉:有,其实之前我们看到的草根公益组织的执着、激情是必要的,但这并不是唯一的,仅仅拥有这些还远远不够,因为光凭着梦想及对梦想的执着,没有方法是不行的。

比如说我们最后参加电视呈现的这12支草根公益组织,他们开始的时候对自己想做什么、应该做什么一定是有激情但缺乏清晰的概念及计划,如何实施、究竟如何做?他们有很多的飘摇和反复,通过这个节目的录制,他们一定都成长了,我相信这比最终他们拿到项目奖金更为可贵。

京华时报:节目结束后你会继续关注这些草根公益组织吗?

许戈辉:我会继续关注这些参与发现新公益栏目的民间公益组织,因为做节目只是一个媒体上的呈现,真正能够帮助这些民间公益组织,能更健康的成长才是我们的目的。

虽然我们能力有限,精力也有限,但能多关注一点是一点,能多帮一个是一个。

京华时报:未来你会不会也专注于某一领域,设立自己独立的基金会?

许戈辉:其实我也经常问自己,是不是该把自己的时间、精力集中在某一个具体的领域。

我现在倒不想专注于某一个领域了,我现在就想做一个种子基金,发现各种各样有价值、有新意的草根公益组织,在他们的初期能够助一把力,对我来说,更有优势又更具吸引力的是不限领域地去帮助草根公益组织,因为他们的能量是不可估量的。

反对消费慈善

电视节目就是不断地渗透这种观念。发现新公益不像选秀节目,能让草根公益组织一夜成名,因为公益是一条太长的道路,它需要一点一点地去渗透这个观念,让每一个人的心灵得到升华。

京华时报:现在的电视公益节目很多都容易落入一个“秀”的模式,因为这样可能更容易带来关注度,你觉得“发现新公益”要如何来避免这种“作秀成分”?

许戈辉:如果我质疑这个节目,我倒想说为什么节目做来做去还是这么不娱乐?

我们开始是强调这个节目的严肃性、专业性,我们尽可能地想让节目“去娱乐化”,避免大家最后说为什么公益节目也流于俗套。

但我现在反倒觉得,我们有没有必要那么担心,我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以娱乐的心态看到它,能在娱乐轻松的同时又得到了一些新东西有什么不好呢?

我一点也不担心会被质疑这些参与节目的草根公益组织是不是在作秀,因为即便是想作秀的人,当他真正接触到这些公益项目的时候,他也会被项目当中所要帮扶对象的那种命运所打动,他的心态也会有所改变。

京华时报:你如何看待公益娱乐化?

许戈辉:对于公益娱乐化,我认为要分两方面来看:一方面,我很反对把主人公身世的悲惨当做煽情的噱头,甚至一些节目里还有造假、虚假的成分,一定要把人家弄得很惨,或者编排得很惨,这种剥开人家血淋淋的伤口给大家看的方式,是在消费慈善。另一方面,因为电视毕竟是电视,就像凤凰卫视和扶贫基金会是两个职能,为了让大家关注而引入一些娱乐形式也未尝不可,让更多的人哪怕通过娱乐的心态看到它,得到了新东西有什么不好呢?

只要观众看了你的节目,或是得到励志,或是受到触动,那么节目宣传公益的目的就达到了。

京华时报:你希望节目最后能发挥什么作用?

许戈辉:李连杰曾经说过,以前连他自己都觉得最厉害的是功夫,但是在各种新科技面前,功夫还抵不上别人一颗子弹。但是现在他发现了一种新的武器——爱。

我希望这个节目不仅仅是一个节目,我希望公益团队在展示和宣传自己的同时,节目也能给他们带来更大的支持和帮助。

我始终觉得人心是最大的力量。如果人们总是先考虑自己的利益和欲望,那么这是个冷漠的社会,没有爱的社会,就会出现小悦悦一次又一次地被碾过这些让我们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如果有爱的话,可能一点一滴的事情都会让我们感到整个社会的温暖。因此面对善良,大家一定要去鼓励和保护。

电视节目就是不断地渗透这种观念。发现新公益不像选秀节目,能让草根公益组织一夜成名,因为公益是一条太长的道路,它需要一点一点地去渗透这个观念,让每一个人的心灵得到升华。

放下身段我们一起走

我们需要的一定不是一厢情愿的单向的给予,一定是深刻了解后的帮扶。放下身段,我就是你的一个伙伴、亲人、朋友,我们一起走。

京华时报:在你看来公益是什么?

许戈辉:我觉得,公益是非常弱小的一棵又一棵的苗。它长起来不容易,任何一个黑幕、偶发性事件都可能对它产生杀伤力的迫害。所以我觉得哪怕一点一滴的方式都是贡献。

京华时报:你怎么看待现在中国公众对公益这种不信任的态度?

许戈辉:当外界质疑比如哪个公益项目的负责人会不会黑了这些捐款?我觉得可能性极低,因为一旦这个公益项目的负责人选择开始项目,他一定有自己的价值标准了,在做的过程中,我相信他的灵魂只有更为净化的可能,而不是堕落到为了一点钱而怎么样。

我觉得这个社会怀疑已经够多了,由于这种怀疑我们产生了太多的冷漠,其实是应该宁愿扶100个老人被99个老人讹,也不要错过那一个真正摔倒的人。

我们缺少的是内心的柔软和宁愿自己上当受骗而不希望看到别人悲惨的那种胸怀。

京华时报:事实上对公益,应该有种什么心态?

许戈辉:其实对于公益应该有种包容的心态,如果做点好事就被拍砖,捐款了就要质疑拿钱的方式,做公益就要质疑做公益的动机,谁还敢做公益呢?政府本身关于公益的奖励机制并不健全,能够抵税的制度还没有建立起来,没有实在的奖励机制,所有的路都堵上了谁还做公益?

京华时报:你认为如何改变这种现状?

许戈辉:其实说老实话,我不知道怎么去改变它,但我通常面对一个公益组织机构募捐的时候,我的选择是给予,因为我总怕错过。

京华时报:公益对你的改变有哪些?

许戈辉:一方面感觉个人力量的渺小,觉得捐多少,做多少都不够;另一方面又看到爱心力量的强大,因为做一点点都能温暖一颗心,让一个人从绝望看到曙光。

一个人做公益,心态会放得很平,既可以接触到有能力、有钱、地位很高的人,也可能接触到最底层、最卑微,命运已经惨到不能再惨的人,看到两个极端的时候,你就觉得拥有那么多的钱能怎么样?命运都那么惨了还是在生存,又能怎么样?

京华时报:你认为公益究竟要怎样做?

许戈辉:我想过这个问题,我们到底要做什么样的公益,是一厢情愿的公益?是居高临下的公益?还是真正从大家需要出发的公益?很多草根公益组织走了弯路,是因为有些做公益的人怀揣着理想与情操,但是没有实践经验,因此他们受到了各式各样的排斥。

因此,我们需要的一定不是一厢情愿的单向的给予,一定是深刻了解后的帮扶。放下身段,我就是你的一个伙伴、亲人、朋友,我们一起走。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