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图怪兽_fcab56b00318d133e0f30571ddb0a0dd_73220

一名新冠疑似病例被住院隔离社工的亲身经历

杨诗梦 2020-03-30 10:51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一名湖北籍深圳一线社工,留深参与社区防疫工作一个多月后,作为新冠肺炎疑似病例住院隔离与治疗的亲身经历。

2020年春节来临之际,新型冠状病毒从武汉开始蔓延,作为一名湖北籍的深圳社工,我几经纠结与挣扎,在出发前夕退掉了期盼已久的回家团聚的车票。我家极其注重春节团圆,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年,当我还在为不能回家过年感到难过愧疚时,忽然收到武汉封城的消息。这是建国来第一次大规模封城,谁也没有想到疫情如此严重,病毒传染如此迅猛,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役逐渐在全国乃至全球打响。作为一名在一线工作三年的社工,我积极响应社区号召于大年初二回到工作岗位,与社区工作人员一起投入到社区一线防疫工作中去。

与同工一起给居民量体温、发防疫宣传册

经过全国人民一个多月的共同努力后,疫情得到明显控制,我却忽然出现干咳、乏力等症状。因近期没有湖北旅居史、亲密接触史,平时工作防护措施也很严密,我和同事一致认为不可能是新冠肺炎,应该只是普通感冒咳嗽,于是继续坚守在一线岗位上。三天之后的夜晚,我丈夫也开始咳嗽、低烧,我们内心开始惶惶不安,理智觉得不可能是新冠肺炎,可内心深处无法控制地开始忐忑焦虑,非常害怕万一是真的,可能会传染给不到4岁的宝宝和一起抗疫的同事。

在3月2日的清晨,我和丈夫带着宝宝前往深大总医院发热门诊就诊。本以为检查结束后就能安心赶回社区上班,没想到CT一出来我就被单独安排在发热门诊观察室隔离观察,医生说我的肺部有病灶,需要等待专家会诊。等待是最折磨人的,未知使人恐惧。专家会诊之后,诊断出我肺部左边有炎症,右部有肺大泡,结合我近3个月的生活轨迹认为是新冠的可能性不大,但不排除,需要先去急诊一楼观察室隔离观察一天。空旷的房间内,只有一张病床,医生护士也都是通过呼叫铃或电话与我联系。好在丈夫和宝宝只需要居家隔离。在寂静的夜里,我因剧烈咳嗽无法入睡,急切盼望着这只是虚惊一场,渴望第二日就能回家与家人团聚。

夜晚对着窗外想念家人

可惜盼望落空,次日上午我被转到急诊二楼开始住院隔离与治疗。医生说虽然咽试纸是阴性的,但身体有症状,肺部有病灶,很像新冠肺炎,需要进一步检测观察与治疗。当冰凉的液体输入到血管时,我焦躁不安的心忽然就平静了。不论是新冠肺炎还是普通肺炎,我还年轻,没有基础病,身体免疫力强,只要积极配合治疗就会康复,最重要的是家人和同事都没有被我连累。我是一名社工,我深刻了解调整心态、舒缓情绪的重要性。为了保持平和的心态,我不再刷新冠肺炎相关新闻,安心地输液、喝药、做雾化、量体温、各项检查,精力好的时候就与亲朋好友视频,甚至继续组织社区亲子阅读线上打卡活动,在互动交流中放松心情。我遇到的医生护士都很严谨很细致很有耐心,每天认真地观察着我的病症,及时有效调整用药剂量与类别。一天4次雾化,我的咳嗽逐渐好转,在入院的一周后,终于可以安睡一整晚不再夜咳。随着病情的好转,心态更加积极乐观,在安抚家人情绪的同时,积极与同事、居民联系,做好手上能做的线上工作,并开始思考出院后的工作安排。

住院隔离期顺利开展亲子阅读线上打卡活动

在住院隔离与治疗12天后,我作为新冠疑似病例终于康复出院了。在陪伴家人度过一个温馨愉快的周末后,我又开始投入到社区防疫工作中。目前各地防疫工作都已取得重大进展,除了境外人员极少有出现确诊病例的。我热切期待着摘下口罩、踏青赏花的春日盛景的到来!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