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图怪兽_fcab56b00318d133e0f30571ddb0a0dd_73220

乡村振兴|“搬迁撤并型乡村社区”社工如何做

2019-04-10 09:42   中国社会工作杂志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社会工作怎样助力这项国家政策得以顺利落实,使搬迁居民在新社区有归属感、幸福感和成就感,切实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心、政策的温度?本期我们一起来聚焦这个问题。

近年来,政府对位于生存条件恶劣、生态环境脆弱、自然灾害频发等地区的村庄,因重大项目建设需要搬迁的村庄,以及人口流失特别严重的村庄,实施了村庄搬迁撤并,这是一种兼顾消除贫困、发展经济、保护生态和促进社会和谐发展等多重效益的举措,也是当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举措。但是,搬迁撤并使得所涉及的乡村社区居民需要面对适应陌生生活环境、重建生计和融入新社区等问题。社会工作怎样助力这项国家政策得以顺利落实,使搬迁居民在新社区有归属感、幸福感和成就感,切实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心、政策的温度?本期我们一起来聚焦这个问题。

↓本期案例镜头一:

三江侗族自治县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北部丘陵山区,土地匮乏、交通不便、农业发展受限,属国家级贫困县。2016年,三江侗族自治县启动了易地扶贫搬迁社区的建设工作。目前,位于三江侗族自治县古宜镇的易地扶贫搬迁社区——南站社区已陆续入住5000余人(全部建成后可以安置2万人)。柳州市龙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社会工作者(以下简称“龙和社工”)在南站社区针对生活适应、社区融入、社区治理等开展社会工作服务,与搬迁居民“搬得出,留得住,能致富”一路同行,成为国家扶贫安置政策落实的好助手。

微信图片_20190410094146

镜头二:

天河街道是华中地区最大的国际复合型机场武汉天河机场所在地。机场扩建、物流业及城际铁路建设等的实施,使得天河街道在征地拆迁工作中承担任务较重。同时,拆迁还建安置、公共文化服务、社区治理等也是街道社会治理工作重心。2017年,天河街道引入武汉市阳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社会工作者(以下简称“阳光社工”)在天河还建社区开展服务。社会工作者洞察服务对象从农民到居民,从农村生活到城市生活的转变中的服务需求,系统性地介入村改居社区服务,探索了行之有效的服务模式。

微信图片_20190410094157

微信图片_20190410094120

主持人:

初入搬迁撤并社区,社区公共服务和管理运行方面凸显了哪些服务需求?社会工作者开展了哪些介入服务?在这一过程中,社会工作者如何更好地与基层政府建立“伙伴”关系?

万江红:

天河还建小区的公共服务需求主要集中在双职工家庭的亲子教育、社区物业管理以及困境老人的日间照料层面。考虑到双职工的时间碎片化问题,阳光社工实施了“早-中-晚”三班轮值制度和“互联网+”的服务形式。还建小区没有电梯,社会工作者联合志愿者上门提供卫生清扫、陪聊、买菜、简单卫生保健等基本日间照料服务。物业管理需求是当前天河还建社区最受关注的话题。阳光社工先是摸底排查,进行基本物业事务分类,接下来会创建微信公众号,帮助居民掌握街区的相关信息和动态更新,这将让村改居社区在延续原农村社区内核的同时,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苏明金:

南站社区的各项基础硬件设施如医院、学校、市场、物业等还不完善,软件方面,社区公共安全宣传、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咨询、城市规则普及等也不健全。另外,就业问题尚未全面性解决使入住居民产生了一定的不安全感。社会工作者建立“430课堂”以及楼栋长微信群等平台回应社区居民的需求,通过“就业大家帮”“安全童行”“社区大家绘”等活动与居民建立关系,帮助居民了解政策、了解社区、融入社区。社会工作者了解和掌握社区居民的真实需求,及时向政府各相关部门反映,一些问题获得解决,有效的沟通桥梁逐步搭建。

孙炳耀:

搬迁撤并社区的形态比较特殊,居民需求、政府公共服务内容都存在特殊性——社区进住居民本来就是熟人,社区成长具有较好的人缘条件;社区主体类型少,社区社会组织还未发育,入住初期甚至社区居委会都没建起来,或者发挥作用较小;政府承担着后续服务责任,公共服务内容较多,对居民的关注度高。以上“特殊”更易凸显社会工作作用,有利于构建社会工作与基层政府的伙伴关系。社会工作者及时向政府反映居民需求,特别是与搬迁相关的需求,是政府十分关注的,但与基层政府的伙伴关系除了当助手做桥梁,更重要的还应当参谋,发挥专业优势,按照地区发展模式,做好社区建设规划,向政府建言献策。

主持人:

乡土社会有安土重迁的传统心态。在搬迁撤并乡村社区,社会工作者应以怎样的文化视角去推动居民的生活适应、社区融入和社区治理?不同类型的搬迁撤并乡村社区的文化视角介入有哪些不同?

万江红:

不同年龄层次居民的生活适应和社区融入存在异质性和层次性的特点,因此天河还建小区居民的社会适应过程也是按照不同需求脉络去展开的。对年老一代,一方面是同理他们的故土情深,通过叙事治疗、生命历程回顾、口述历史去探查深层次的精神需求,另一方面以生活为本尽快帮助他们熟悉在新社区的日常起居、交友娱乐,加快推进物业服务成为重中之重。中青年基本都在机场和临空经济园实现了就业,社会工作者要做的是携幼安老,让这群人没有后顾之忧。年青一代可塑性最强,新的社区归属可以在一次次的生活体验中去丰富,对社区的认同也可以通过有针对性的引导去建立。以上是搬迁撤并社区居民的“社会化”“再社会化”过程,同时,整个还建小区也有自己的“社会化”过程,它如旭日初升,未来有很多发展可能,社会工作服务应该立足于社区本身去规划社区发展的任务和阶段,循序渐进地完成其“社会化进程”。

苏明金:

南站社区是一个少数民族聚集的社区,社会工作者在尊重和依托居民原有民俗文化基础上开展服务。如:每个侗族寨子里都有一个鼓楼,用于人们日常交流感情、互话邻里与共商村事;每个寨子的多耶广场用于人们举办活动,凝聚村民力量,促进村民团结。这些都对新居民进行新生活的适应、新社区融入与新社区治理起关键性作用。在搬迁撤并社区重建这种文化显得尤为重要。文化的基础硬件建设方面政府已经考虑并落实了,社会工作者主要须在优化软件上下功夫,注重针对各民族不同的文化特点开展与之相适应的社会工作服务。

孙炳耀:

对搬迁撤并社区居民而言,社区文化建设就是居民社区意识的成长,增强对社区的认同感、归属感,这是居民行动的心理基础。这不妨称为居民的“社区化”,或准确地说是“再社区化”,因为他们有着原来的社区意识。居住地可以搬迁,社区意识却无法搬迁,必须适应新的居住环境,进行社区意识更新。这需要有一个过程,其中可能出现心理冲突。做好这个转变,应当分析原来社区记忆中的关键因素,尽可能在新生社区中进行再现。收集老社区的故事、照片并展示出来,复制老社区中居民印象深刻的物件,特别是对少数民族,复制具有民族特色的物件,开展民族特色的活动,都有利于做好这个转变。当然,实现社区意识更新,更需要构建新生社区的吸引力,改善居民对新生社区的认知和情感。实现社区意识更新,才能使新居民的心安下来,增强生活适应性,提高社区参与积极性。

主持人:

谈谈社会工作者在搬迁撤并乡村社区的生活适应、社区融入和社区治理层面开展了哪些介入服务,哪些成效显著,哪些尚存短板。这些介入服务应在哪些理论和价值观指导下建构?

万江红:

阳光社工主要通过社区教育、社区文化、社区组织三个层面介入天河还建小区居民的社区适应与融入,同时社区组织也参与部分社区治理工作。社区教育是面向全社区的介入策略,包括孩子们的素质教育、家长的亲职教育、老年人再社会化教育以及社区层面的传统文化教育等。社区文化和社区组织则紧跟着社区治理的要点和内容不断丰富,在弘扬和传承传统文化、传播党风廉政、宣传政策与动员居民方面发挥了强有力的作用。除此之外,一系列社区托管服务极大地解放了双职工家庭的教育负担,受到高度认可。目前,社区老年人服务还只限于困境老人,物业服务的介入尚未进入实质性阶段。天河还建小区的社会工作服务是基于地区发展模式的框架设计并执行的,把社区共同体当做服务对象,教育、文化、自组织都是来源于社区又反哺于社区,居民骨干和社区资源就是这个网络中密切相关的联结点。

苏明金:

龙和社工一边协助居民共同解决眼前的问题,一边立足长远理性分析“新家”的好处,同时开展同质性心理适应小组等,逐步地实现共同融入;针对新生活环境中的经济收支危机感,协助居民进行收支规划,帮助他们就业,并开展“开源节流”大讨论,增强经济生活适应力;积极引导居民参加社区活动并走出社区,认识并了解城市的规则与秩序,不断尝试新的生活方式。目前,居民在心理与生活适应与融入方面成效较好,但经济适应与融入方面有待提升。这些介入服务主要是在优势视角理论的指导下建构的。

孙炳耀:

搬迁撤并乡村社区的社会工作服务应突出特点,尤其抓住社区融入这个重点,做好心理适应,生活适应,生计适应服务。房子建好了,居民入住了,但还不是社区,只是居民区;当新居民在心理上、生活上不断融入,社区机制作用日益明显,居民区就成长为社区了。社区成长可分为不同阶段,搬迁撤并社区是从零开始,但具有特殊的成长资源,共同的原社区意识、原社区形成的人际关系,这些都有利于新生社区的成长。中国的社区社会工作经验应当能提炼形成社区成长理论,特别是新生期社区成长理论。中国的快速发展在短短二十多年出现大量的新生社区,这是西方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所未有的。中国特色的社区形态,为中国特色的社区社会工作理论成长提供了很好的土壤。我们应当一边实践探索,一边进行理论提升,做好社区社会工作理论创新这篇文章。

主持人:

生计问题是搬迁撤并乡村社区介入服务的重点关注层面。请谈谈社会工作者在这一层面开展了哪些服务。如何将生计建设与社区团结结合起来?

万江红:

因临空经济,天河还建小区绝大部分青壮劳力实现了本地就业,面临着生计问题的主要是二孩妈妈以及身体条件不错的55-65岁中老年人。社会工作者主要是发挥资源链接者、教育者角色作用,为年轻妈妈链接到就近或不需要离家就可完成的工作,同时也为她们提供生涯辅导,制订个人成长计划。征地拆迁破坏了农村老人“活到老做到老”的传统,而机场与临空经济园又无法提供适合他们的岗位。社会工作者全面铺开社区物业便民服务之后,计划将他们作为有偿化便民服务队的重要力量。便民服务与每个居民息息相关,居民陆续参与进来的意识转变和身份认同转变就是社区团结的象征之一。

苏明金:

龙和社工在进入社区后,首先引导居民转变思想意识,然后通过工作坊形式挖掘身边的有利资源,以因人而异,因材施策的方式开展生计培训。另外,还结合本民族的文化特性,利用民族地区地域优势开展特色农产品及民族手工艺品的培育与开发,实现就地就业。以生计建设作为新居民的共同努力方向,依托少数民族特有的议事规则与寨老或族长的威望凝聚居民参与到生计建设与社区的建设中来,也是提升居民社区认同感和归属感的过程。

孙炳耀:

搬迁撤并社区居民的生计适应是一个难题,也是基层政府最头疼的事情。对生计问题,搬迁撤并政策只能做大安排,很难把工作做细,这就需要社会工作服务加以弥补。社会工作者应及时发现居民生计困难,了解居民需求。围绕居民就业问题,可及时向政府反映情况,积极链接资源,进行就业辅导。搬迁撤并社区通常仍在乡村地区,乡村经济的创业和非正规就业机会较多,因此社会工作介入应以就业服务为重。社会工作者不仅可在增加家庭收入方面开展服务,还可以在平衡家庭支出方面开展服务。搬迁撤并本是积极的发展方式,不应成为新的致贫原因,更要避免造成新的社会排斥。除做好他们的生计融入之外,还应加强他们生活融入和心理融入的服务,要通过社区服务帮助他们解决子女入托入学问题,解决老人照护问题,解决日常生活遇到的困难;帮助他们增强社区感,增强社区参与。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