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很荣幸今天邀请到上海纽约大学的MSW项目社工师生来跟大家分享社会工作的几个哲学问题,希望能对各位社员朋友有所启发,也欢迎各位关注上海纽约大学MSW项目。 [详情]
杨澜:政社分开是慈善改革的最大信号
杨澜:三中全会《决定》给中国公益慈善行业释放的最大改革的信号是,提出了政府和社会的职能相对分开,就像在第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时候,中国经济改革让政府和市场的职能分开一样,在社会发展新的阶段,政社也需要各自...
钢子:每个人都可以是慈善家
钢子:我有一个特点,就是从来只捐钱不谈事儿。我创建了一个民间组织叫“钢丝善行团”,有我的钢丝志愿者,已经走过了全国20多个省份、经过了60多个城市。“钢子”只是一个idea,即使一个人找不到钢子他也应该回报这...
邱小平接受专访谈春节前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
1月23日上午,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副部长邱小平接受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户网在线访谈栏目专访,就春节前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进行在线解答。
国际视角与中国公益
随着中国公益界和国际公益界更频繁的国际交流,国际公益慈善组织对中国公益的视角已然转变,中国公益组织与国际公益组织的关系从学习更多地转向了合作,并在尝试着走出国门,于是公益全球化成为了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
创新语境下的社会变革
2013年,国家顶层设计在不断深化,这使得大量公益慈善领域的制度性障碍有望被打破。像登记制度、双重管理体制,可能在不久的未来就会发生变革。
著名新闻主播赵普:你必须得建设 而不是逃离
赵普:关注现实、正视现实、改变现实,都需要你参与,需要你投入。这两件事都不允许你只是旁观,你必须得建设,而不是逃离。
民政部社会救助司副司长徐华谈低保工作
徐华:近期,民政部将牵头召开联席会议的第一次全体会议,研究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相关工作部署,审议2014年工作要点。相信在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社会救助相关制度能够实现有效衔接,发挥制度整体合力,筑牢民生保...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杨鹏
杨鹏 :2013年壹基金约有46万受益人,有接近五千万人次的捐款,所以我们压力非常大。在今天的中国做公益,需要保持恐惧,得有革命性的变化,随时都保持从零出发的心态。
张存浩:最大科研人生理想就是报国
60多年的科研经历,张存浩将它分为5个阶段:从上世纪80年代前,每10年为一个阶段。每个阶段,他的研究方向不尽相同,而其中有个共同目标,就是满足国家需求。
“核司令”程开甲 荣膺国家最高科技奖
程开甲喜获2013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苏报记者第一时间赶赴程开甲的家乡,采访了他的家人与朋友,试着还原这位“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背后的平凡人生。
“公益泰斗”商玉生:守望中国公益的美好明天
商玉生和记者约在中关村银谷大厦顶层办公室见面,最后一层没有电梯,已经有些微微驼背的他就慢慢地走,手里拎着一个布袋子,算做出门时的“公文包”了。
迈克尔·诺顿: 活到老 创新到老
科学家、银行家、出版人,这是诺顿曾经的三个身份,并且他在每个身份下都取得了过人的成绩,但让他名声大噪的还是在创新领域的贡献。
[中国慈善家]国有企业本身就是一个公益事业
企业家最基本的社会责任就是遵纪守法纳税,但现在企业家不得不做大量公益,企业要守底线最怕这边捐钱那边大量污染排放国有企业本身就是一个公益事业。
陈锐专访:做公益专业很重要,不能只有热情
广汽丰田“幸福方向盘”安全行动项目,获得《公益时报》2013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优秀案例“卓越”奖。
司法部官员:目前有66.7万人正接受社区矫正
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健全社区矫正制度”。此前,制定社区矫正法,已经被列为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5年立法规划。
搜狐公益专访乔丹快乐体育品牌基金负责人黄涛
2014年1月2日,记者在首届乔丹希望小学乒乓球联赛决赛现场采访了乔丹体育品牌营销负责人黄涛。
杨澜:阳光文化基金愿作公益“花粉”的传播者
杨澜。她的公益事业“热带雨林”理想、她的“用企业家的思考运营公益项目和机构”的思维,令人耳目一新。
孙洁:社保转移接续问题背后有地方利益博弈
日前人社部公布的“2003~2012年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情况”显示养老金结余22968亿元。
王振耀:政府购买服务利好社会组织
社会组织作为一个现代社会的“第三部门”的重要性,正在得到执政者的普遍强调。
李伟:基金会要做延续性长项目
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成立于1993年,是我国第一个专门从事环境保护事业的基金会。作为基金会秘书长,李伟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