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很荣幸今天邀请到上海纽约大学的MSW项目社工师生来跟大家分享社会工作的几个哲学问题,希望能对各位社员朋友有所启发,也欢迎各位关注上海纽约大学MSW项目。 [详情]
慈善会应转变为社区基金会
让慈善会回归城市级的基金会的本来面目,用本土的资源解决本土的问题,做本土的社会创新
你心目中的社工—上海市民政局职业社会工作处负责人张静
为弘扬社会工作精神,传播社会工作知识,让大家更多地知晓、认同和参与社会工作,今天我们邀请上海市民政局社会工作处负责人张静为您解读社会工作和社会工作者,欢迎您的参与。
马蔚华:公益和别的事情不一样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一届九次理事会举行,选举马蔚华担任第二届理事长。对此,所有人都充满期待。马蔚华则表示:“公益和别的事情不一样,我想在这个领域做一些探索,想为国家的公益事业做一点贡献。这对我来说是一...
王金华:推进“三区计划” 促进中西部社会工作发展
发展社会工作、加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是创新社会治理、加强社会建设、促进社会和谐的制度安排,也是衡量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为弘扬社会工作精神,传播社会工作知识,让大家...
民政部:弃婴岛利大于弊正研究重病残儿童福保
自从2011年6月1日河北省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试点建立我国第一个弃婴安全岛以来,围绕弃婴岛的争议不断。3月16日,广州宣布暂停弃婴岛试点,进一步引发社会上关于弃婴岛何去何从的争论。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
张震宇:将社工顶层设计与各地制度安排相结合
全国政协会议上,全国政协常委、民进河南省委主委张震宇提交了《关于加快社会工作发展创新社会治理体制的建议》。他建议,将顶层设计与各地制度安排结合起来,推动社会工作发展,给力社会治理体制创新。
徐贲:好的社会需要好的说理
记者国内曾有人撰文呼吁“全社会必须恢复讲理的风气”,获得广泛共鸣。之所以有共鸣,是因为人们对社会上广泛存在的“有理说不通”的现状有切肤之痛。
原卫生部副部长:让医生签协议不收红包很可笑
如果一个医生要不断去宣誓不收红包,这个誓言是无效的,作为医生,我不会签,这是不尊重医生和医学的表现。
对话三位
3月2日,中宣部在北京举办第十一届公民道德论坛,会上,51年如一日坚持学雷锋的72岁老人孙茂芳被中央文明委授予“当代雷锋”称号,这是继郭明义、庄仕华之后,中央文明委授予的第三位“当代雷锋”。
“村里”“城里”养老保险合并前养老金相差45倍
刚刚过去的2013年年底的时候,中国60岁以上老人的人数第一次超过了两个亿,养老会成为未来的中国越来越大的一个问题,说起养老,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万万不能,而且钱越多的话,养老的难度系数就会相应减弱。
气象专家详解冷空气如何“驱霾” 霾消散去哪
霾何时消散,已经成了近期华北黄淮地区公众最为关心的话题。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张芳华为大家详细解读冷空气“驱霾”的全过程。
朱永新:教育问题背后是深层社会问题
如果要我大致预测的话,我想五到十年内应该会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再不解决,说不过去,因为对整个公民的权力,对于整个教育的公平,是有违这样一个基本的公平公正的程序的。
年轻的工会专职社工怎么看待自己的工作?
徐建是朝阳区和平街街道总工会服务站的一名工会专职社会工作者,虽然她自认为在这个岗位上还是个新手,但在过去3年多的时间里,对于如何当一名合格的工会专职社会工作者,她也有着自己的心得体会。
朋辈教育如何撬动社会化教育齿轮
近几年在教育实践中出现了一个新的名词,叫做朋辈教育。这个概念是起源于国外,它主要是指具有相同背景,或者是由于某种原因,使得具有共同语言的人在一起分享信息、观念或者是行为技能,来实现教育目标的教育方法。
习近平接受俄罗斯电视台专访
国家主席习近平7日在俄罗斯索契接受俄罗斯电视台专访,就索契冬奥会、中俄关系、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和发展前景等问题回答了主持人布里廖夫提问。
“大爱清尘”王克勤:中国最大的公益是救命
大爱清尘公益项目,从艰难起步到渐获认可,面对眼前痛苦与绝望,他依然呼喊那句悲壮的口号,能帮一点是一点,能救一个是一个。
马丁•雅克:中国梦的提出——从历史看未来
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办、中国外文局和上海科学院承办的“中国梦的世界对话”国际研讨会近日在上海隆重举行,中国网《中国访谈》在会议现场对英国伦敦经济学院亚洲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马丁•雅克进行了专访。
郑功成:国家进入政企社共同支撑的新时代
郑功成:政府在慈善事业中的角色从管理者、领导者变成了支持者、监督者、参与者。社会组织在国家治理体系中将真正成为不可或缺的一方,必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因此,中国公益慈善事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谢壁如:民间环保工作更需要策略和相互协作
由于常年从事两岸NGO的交流,谢壁如结交了很多内地社会组织的朋友,这使她有了更加深入了解内地的机会。在她看来,目前大陆NGO发展还处于一个初创期,有时甚至显得并不那么团结和冷静,这与台湾最初民间NGO的发展十...
潘石屹:不能凭“幸运”做公益
潘石屹告诉记者:“我的本职工作是盖房子,我的房子盖得不好你可以质疑,环保方面我的确是歪打正着的,如果潘石屹因为这个东西而获得了什么殊荣,我会惭愧地往地底下钻的,既然要做公益,我们就不要去装,不要靠着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