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征集广告条幅

记者调查:重病老人如何安度晚年

2016-05-17 09:53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编辑:于明路 投搞 打印 收藏

0

近日,各地频现老年人不堪重病困扰放弃生命的悲剧,这也引发了社会对于养老问题的关注。被重病困扰的老人如何安度晚年?养老服务体系应如何跟进?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央广网北京5月16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近日,各地频现老年人不堪重病困扰放弃生命的悲剧,这也引发了社会对于养老问题的关注。被重病困扰的老人如何安度晚年?养老服务体系应如何跟进?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老人:不愿为儿女添负担 

上午9点,当记者走进马鞍山市雨山区孙底社区的盛奶奶家时,她刚买完菜回来,虽然已是81岁高龄,但盛奶奶身体还挺硬朗,眼不花耳不背。老人告诉记者,老伴50岁时就去世了,自从十多年前唯一的儿子跳槽去上海工作后,她就一直独自居住:“跟他们住呢,老人总和他们不同。他们吃饭,饭要铁硬的,一粒一粒的;炒菜呢,锅里一滚就起来了。我们就不行了,饭要吃烂一点,菜还要烧一滚烂一点。跟他们在一块,每天早上起来早还要打扰他们。”

盛奶奶的心里话道出了不少高龄独居老人们的心声:与其说是因为不自在才不跟儿女们同住,倒不如说是因为疼爱儿女、怕给孩子们增添负担才不愿同住。盛奶奶坦言,其实儿子一家都很孝顺。有次儿子在深圳出差,电话里听说自己感冒发烧后立马就坐飞机回来照顾她。这让盛奶奶觉得自己拖累了儿子,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跟儿子说过哪里不舒服:“人呢一年老一年,一年衰一年。就怕到老了,残废了或是哪里不好,死又死不掉拖累子女。希望要活就活得好好的,要死不要拖累儿女,快快的。”

每天早晨六点,家住南京鼓楼的刘奶奶会准时来公园晨练。退休之后,生活变得简单起来,刘奶奶感慨说,老了有心事要学会自我排遣,不想给孩子们“添麻烦”。像刘奶奶这样的老人不在少数,与子女在一起,他们说得更多的是家长里短,关心的是孩子们的生活工作是不是顺心。

随着养老模式的多样化,一些养老机构也由于专业的看护和多样的老年群体活动成为了不错的选择,会一定程度上保障老人的身心健康,但由于机构的床位数量有限,再加上传统观念的影响,更多的人还是选择居家养老。

居家养老占主流 

85岁的魏先生在郑州独自生活。魏先生告诉记者,老伴儿去世已经12年,儿子在外地工作,现在自己一个人生活:“自己一个人随便一点儿,自己生活形成一定的规律。和孩子们住到一块,还嫌不随便。”

像魏先生一样独居的空巢老人还有不少。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布的数据显示,“空巢”老人占老年人总数的一半,其中,独居老人占老年人总数的近10%。如何让独居等空巢老人老有所依,越来越成为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亟须引起社会关注。

郑州石化社区是一个老龄社区,仅独居老人就有300多位。社区工作人员刘慧介绍,他们建立了老年活动室,组织义诊,为每个老人建立档案,对独居老人更是重点照顾。

受观念及养老机构床位不足、环境等影响,目前居家养老仍是主要的养老方式。但是也有些地方存在对居家养老工作重视程度不够的情况。为此,河南省民政厅近年来正在全省推广建立“居家养老服务12349呼叫网络平台”,通过平台可以全天候为老年人提供日常照料、家政服务、康复护理、精神慰藉、法律维权等信息咨询和电话转接服务。让独居等空巢老人得到及时的帮助。但由于各地认识不一,目前这项工作进展缓慢,主要有几个原因:一个是认识到位不到位的问题,再一个是服务建设问题:“有的建了平台,服务队伍建不起来,服务也是跟不上。”

养老机构:资金紧、招工难 

我国养老机构大体分为两类,公办养老机构和民办养老机构。除民办外资类养老机构外,资金主要来源于政府拨款。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正在加大资金投入,尤其是民政部筹集的福利彩票公益金和地方各级政府用于社会福利事业的福彩公益金,并随着老年人口的增加,将逐步提高投入比例。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主任王素英说:“特别是加大了对养老服务业的这种投入,可以说在整个的对民政事业的投入中,用于养老事业的有50%以上的资金都是用在了养老事业上。”

但是据调查,目前个别养老机构的确存在床位空置率高的问题,部分养老服务机构提供的服务与老年人养老服务需求不匹配、不能满足老年人的需求,民政部责任人介绍,好的养老机构要有合理的设施布局规划,要与当地的老年人口规模,养老服务需求相结合,同时养老机构要满足老人护理和养老的双重需要,提高护理床位比例。

2014年7月,秦皇岛市成为42个“全国养老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地区”之一。在老龄化趋势日益明显的情况下,全市敬老院、社区老年供养中心等一批养老机构应运而生,养老机构的总数居全省前列。虽然数量多,但是招工难、专业护理员数量少、消费水平有限等问题却始终制约着该省养老产业健康发展。

秦皇岛全市共建成16所高标准的公办养老机构,社会办养老服务机构20多家,农村“幸福院”1000多个,居全省前列,此外还有19所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尽管数量庞大,但是,运营困难众多导致养老服务产业发展滞后。秦皇岛山海关老年公寓是全市较大的民营养老院,属于公益性质。大部分是低保户或者无儿无女。负责人张秀霞说,他们最大的困难就是资金短缺,政府没有补助,养老院现在是负债经营:“医院住院一个护工一天就220,可是我们敬老院这边一个月有收800的、900的,最多收到2000。可是这样的话,子女还是觉得特别困难了。因为这些老人有的没有工作,有的是退休金太低。”

北戴河君颐安老院也是民营养老机构,院长张昭君说,养老院后期运转、改造需要大量资金,而民办养老机构由于没有抵押物,很难从银行拿到低息贷款:“像我们贷款都是要拿高息,国家政策是扶持的,但是金融口就不认这些,一提到做养老人家就不给你贷款。”

除了资金紧缺,招工难、专业护理人员不足也是一大瓶颈。张秀霞说,敬老院收入低,开给服务人员的工资就不高,而且面临的都是照料起来特别麻烦的老人,护工没有愿意留下的:“有的人干一个小时就走,这么多年走了40个。”

人手不足的问题在秦皇岛公办养老院也存在。秦皇岛海港区老年公寓是公办养老院,现入住老人300多人,但只有40来个服务人员,平均一个护工要照顾7、8名老人。因为人手不足,公寓不敢多接收老人入住。

原标题:记者调查:重病老人如何安度晚年

  • 关键字
  • 养老
  • 责编:郭华峰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