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一群癌症患者成功"自救"启示:靠医生更要靠自己

2015-11-27 10:06   新华每日电讯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癌症≠死亡”。通过科学有效的防治,约1/3的癌症可以预防;约1/3的癌症患者可以治愈;还有1/3的癌症患者可以延长生存时间,提高生活质量。保持良好的心态,运用科学的治疗方法,战胜癌症不是神话!

“北京抗癌乐园”已经连续举办了25年“五整生日大会”,癌症患者们用自己的方式一起纪念5年以及N个5年的“重生”。研究表明,如果一个肿瘤患者在治疗后5年无瘤生存,这个人就算是治愈,也就是说他再发病的机会和其他正常人群是一样的。(受访者供图)

2012年中国癌症发病人数为306.5万,约占全球发病的1/5;癌症死亡人数为220.5万,约占全球癌症死亡人数的1/4。由于我国癌症患者发现时较多处于中晚期,因此死亡率居高不下。美国癌症患者5年生存率大约在60%至70%,而我国癌症患者大约在30%左右

但是,“癌症≠死亡”。通过科学有效的防治,约1/3的癌症可以预防;约1/3的癌症患者可以治愈;还有1/3的癌症患者可以延长生存时间,提高生活质量。保持良好的心态,运用科学的治疗方法,战胜癌症不是神话!

“现在想想,作为一名学医的人,在关键的时刻竟然无力挽救自己的亲人……”茫茫人流中,张英带着医者的思考离开北京。

退休多年的张英来京探望20年未见的老领导——一位曾在西北工作了大半辈子的口腔医学专家,如今已经80多岁。听说他身体每况愈下,赋闲在家的张英决定来探望恩师。久别重逢,张英感慨最多的是恩师竟是一名带癌生存了10多年的肺癌患者,“家人讲,他当时病情已经很严重,但在整个过程中,他始终积极参与病情的诊治,做清醒的患者:治疗方案是什么,用什么药,用多少,该吃什么药,不吃什么药。”张英说,听他们讲述抗癌生活,自己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当年哥哥同样的病治疗是不是太草率了。”

10年前,张英的哥哥体检查出肺癌,儿女们慌了神儿,到最好的医院去请最好的医生,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挽救亲人。“在医院里手术、化疗、放疗……前后整整3个月,看着好好的一个人在医院里被折腾得不成样子。钱花得差不多了,人也不行了,回到家里没有两个月人就走了。就算不治,人也不至于走得这么快!”张英说着气话,更埋怨身为医生的自己,在哥哥生病的问题上,更多地听从了医院及家属的意见,“医院一味地大剂量用药,可能并没有考虑到患者自身的身体情况,而家属除了恳请医生不惜代价救人,则束手无策。”张英说,“这或许就是现在癌症患者在医院求医的普遍现状吧。”

一份关于世界癌症数据的报告令人触目惊心:2012年中国癌症发病人数为306.5万,约占全球发病的1/5;癌症死亡人数为220.5万,约占全球癌症死亡人数的1/4。

癌症死亡率居高不下,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我国癌症患者发现时较多处于中晚期。美国近些年来癌症的发病率有所下降,其5年生存率大约在60%至70%,而我国癌症患者5年生存率大约在30%左右。

世界卫生组织癌症专业委员会认为,通过科学有效的防治,约1/3的癌症可以预防;约1/3的癌症患者可以治愈;还有1/3的癌症患者通过积极科学的治疗,可以延长生存时间,提高生活质量。

“癌症≠死亡!”20年前被医生断定“最多再活半年”的乳腺癌骨转移晚期患者孙桂兰,如今已是北京抗癌乐园常务副园长,在接受《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采访时她说,“这不是标语口号,而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和对癌症的认知。”

卓承永,电气自动化工程师,一位肝癌患者,与癌魔抗争了15年。在这个过程中,她针对自己的病情查阅了大量国际相关尖端信息,以及各类医学文献资料,研究制定出一套适合自己的医疗方案,终于与死神擦肩而过。在随后的自我治疗中,她又结合自己积累的经验编写了两本抗癌书籍。采访中,卓承永说:“保持良好的心态,运用科学的治疗方法,战胜癌症不是神话。”

全国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前院长赵平在接受《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采访时说,“医生管来管去,只能管到你在医院找医生这一段,很少能管到外面这一段。一个癌症病人如果能生存,他待在医院的时间跟在出院以后的时间相比,只是一小段时间,因此院外治疗阶段更加重要。”

从重症患者到抗癌“大忙人”

“癌症是可怕的,但得了癌症精神垮了更可怕。”孙桂兰说,癌症在治疗和康复的过程中,最关键的一条就是要有健康的心理,“要敢于面对现实,寻找最佳抗癌方法。”

10月26日,周一早晨,位于北京东南二环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就诊大厅里人头攒动,来自全国各地的肿瘤患者及家属,都把最后一线的希望寄托在了这所中国顶级的肿瘤治疗医院里。一楼大厅的咨询台旁,几个佩戴着明显标志的志愿者在忙碌地接待着众多患者及家属的咨询。

这些志愿者来自北京抗癌乐园,都是曾经的癌症患者,如今他们每周三天在这里为众多肿瘤患者答疑解惑,为他们点亮生命航路的灯塔。

“非常多的患者拿着小广告来咨询,问‘这个可信吗’‘那个有用吗’,我们就用自身的抗癌经验给大家解答。有病乱投医嘛,这时候一些正确的指导非常重要。”孙桂兰说,“有些外地患者经常因为经济能力等原因偏听偏信一些小广告,反倒耽误了疾病最佳治疗时间。我们一般都会告诉他们,这里已拥有亚洲最好的医生和医疗设备,要调整心态,相信科学,积极治疗。”

孙桂兰是个大忙人,记者联系她时,她还在赶往烟台的火车上,“去青岛参加抗癌乐园分园纪念日,又到烟台去了解那里的工作情况。哎呀,没有闲的时候。”经常这里刚下火车,拉着行李又要赶到那里去开会,同伴们调侃孙桂兰,“你比总理还忙!”她总会哈哈大笑。

今年60岁的孙桂兰看着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白皙的面庞,金丝眼镜后的一双明眸总带着笑容,健康的容貌让人无法想象她是一名乳腺癌骨转移20年的患者。

1995年,孙桂兰被医院诊断为乳腺癌中晚期,腋下淋巴转移7/8。她清楚地记得那天爱人从医生办公室出来时红肿的眼睛,医生断言:孙桂兰生存期只有半年。

手术后,大剂量化疗让孙桂兰苦不堪言,满头长发掉得一根不剩,严重的呕吐令她水米不进,白细胞指标跌到1000,身体虚弱到了极度。4个疗程的化疗,孙桂兰连一个也没能坚持下来。再忆当年,孙桂兰噙着泪水,“真的很感谢我的主治医生,当时他看着化验单,询问了一些具体情况,又看看我本人,说,‘这个量够了,先回去调养。’”第一个疗程的6针,孙桂兰只打了4针。

“其实医患关系有时很微妙,患者要学会与医生和谐交流,与医生交朋友。”孙桂兰说,“对于药物的反应,自己的身体能不能顶得住,自己最清楚。”和自己同时化疗的几个病友,有的坚持了几个完整的化疗,“白细胞下得太快,身体吃不消,没多久人就没了。”

走投无路之时,孙桂兰走进了癌症患者自己的组织——北京抗癌乐园,在那里,病友的鼓励以及对生的渴望深深地震撼着孙桂兰,想想日渐消瘦的丈夫和年幼的儿子,孙桂兰告诉自己要坚强地活。

整整20年,不论刮风下雨,公园里总能见到孙桂兰与病友们练习气功的群体抗癌身影。孙桂兰说,“告别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放松心情,运用现代医学的科学理念及心理疗法融入抗癌气功的锻炼中,身体渐渐好起来。”

中国科学院基础肿瘤研究所周柔丽教授研究显示,在放松状态下以特殊呼吸模式练习,可造成人体内富氧环境,促进肌体新陈代谢,改善人体微血循环,加快血流速度。这样,当癌细胞通过血管时,有的会破裂死亡,也有的不容易着床,从而对癌症的复发转移起到预防作用。美国学者研究也表明,运动能抗癌是由于运动产生“致热源”。癌细胞对热的承受能力不如正常细胞,体温升高可阻止癌细胞生成,并将癌细胞杀死。

生命,总是在残酷和无情中坚强。“我要用自己和癌症做斗争的体会和经验,用自己微薄之力去回报社会,去帮助其他病友。”如今已是北京抗癌乐园常务副园长的孙桂兰,还担任着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社会监督员工作,为癌症患者撑腰鼓劲,为他们的切身利益忙碌。

“癌症是可怕的,但得了癌症精神垮了更可怕。”孙桂兰说,癌症在治疗和康复的过程中,最关键的一条就是要有健康的心理,“要敢于面对现实,寻找最佳抗癌方法。”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关键字
  • 癌症
  • 责编:段冬蕾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