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社工心声|我想做社工 但愿以后不会被现实打败

王一莲莲 2015-09-16 10:07   新浪微博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大凉山,一个彝族的自治州,一个彝族最多的地方,一个贫困地区的代名词。 但这次真的让我更坚定了要走社工这条道路,我得做点什么,我必须做点什么。

周二,实习的日子。

专业的特殊性,所以早早的就要实习,之前选择实习的地点,犹豫不决,不晓得该选什么,最后选了儿童救济站。这个实习点是所有实习点中最远的一个,今天两点半从学校出发,中途转了一次,然后走路差不多走了二十分钟。由于路很远,在路上就有点后悔选的这个实习点,然后怀疑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

最后终于到了,在见到那些小孩的时候有种莫名的伤心,想他们由于各种原因才来到这个地方,肯定很想家,他们的家里人也肯定对他们很想念。然后那里的当负责人把他们召集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有种莫名的紧张,不晓得怎样融入他们,害怕他们会排斥。

后来这些担心和顾虑都基本没有了,一切都按着策划来执行,而且有之前有经验的学姐带领着我们。在做自我介绍过后知道有两个小孩是来自凉山的就特别激动,特别想和他们聊天,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我们和那些小孩一起分组,共分为三个组,每个组六个人,差不多每个组会有两个救助站里的小孩。我们组里有一个彝族小男孩,他叫马里,我就和他聊,我们用彝语交谈,也许是感觉亲切,他也比较愿意和我说。 两个游戏,一个是团队建设,一个是用纸牌搭楼,哪个组搭得最高,那个组就获胜。 在开始的时候,那两个小孩都特别的害羞,或者觉得陌生,不是特别愿意融入进来,在想团队名称或者口号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我们在思考,我们做得不是特别好,不能想出好点的点子。当然我们会尽力的让他俩也思考,但效果不佳。第一轮游戏结束,要向其他团队介绍我们组的创意的时候,让彝族男孩说,他还是比较配合,说得也比想象中的好。接下来就是用纸牌搭楼,一说开始我们就忙开了,各弄各的,在寻找方法,但是我们都失败了,纸牌特别容易就倒下来。而有的组已经搭得很高了,这时候我们都紧张起来,后来他们两个小孩看了别组的,思路就上来了,他们俩都搭得比较顺利,最后我们组得了第二名。

这一系列游戏下来,我们组员之间的陌生感消除了许多,之前的表情都是比较冷的,后来脸上的笑容就渐渐的多了起来,话也多起来。在总结的时候,问他们有什么想说的吗,他们就说还想再玩,其实我们也还是想玩,但是时间不允许,我们得会学校。在最后留了几分钟时间让我们交流,我主要和那个彝族男孩聊。我问了许多,他也没顾虑的都给我说了。他说他不想读书,然后和同学一起逃课来到成都的,父母是完全不知情的。问他和他们一起来的其他的朋友去哪了,他说他也不知道,他们一起去网吧,后来就不晓得了。然后问他是怎样到这个救助站的,他说和他一起的另一个之前来过,所以就过来了,他们明天就会被送回家去的。听完他的讲述,我真的很震惊,也没有时间再说更多的,就跟他说回家了要好好的听父母的话,不要再这样乱跑,他的父母肯定很想他,他点了头表示答应。他也给另一个和他的一起的小孩(叫阿诺)说我是彝族,然后我也匆匆跑过去和阿诺说话,叮嘱他回去要好好的,他猛的点头。 出来了我用彝语说我走了,他们俩一起给我说再见。

出来后思绪很多,他们不愿意读书,离家来到成都,不能理解。忽然想到了我们的民族,彝族。大凉山,一个彝族的自治州,一个彝族最多的地方,一个贫困地区的代名词。 为什么一直的那么久以来都没有摆脱贫困 ,国家给的支持不够,教育水平严重落后?也许这些都是原因,但有一个重要就是有些地方的人的思想特别独特,他们普遍不愿接受教育,他们拒绝学习,就像阿诺和马里,他们是有条件学习的,但就是不愿意去上课。由于接受的教育程度低,从而导致素质也不高,所以就算出来打工都会被嫌弃,比如成都的许多工地都明确的要求不要彝族。偶尔的听到这些会很心痛,但这些主要是谁的错,为什么会有这些情况存在,难到就是单纯的民族歧视?

许多的问题,我现在的知识水平还不够资格做过多的评论。但这次真的让我更坚定了要走社工这条道路,我的民族生活的地方始终都不能摆脱贫困,那里的许多的人都在贫困线上挣扎,思想严重的落后,我得做点什么,我必须做点什么。社会工作能这个专业给我提供这样一个去做点努力的机会,要学好社会工作这一专业,必须要学好,要为我们彝族生活的地方做点什么。


  • 微博推荐